合理界定“新型建材”使建材“十三五”規劃有的放矢
    發布日期:2015-12-28瀏覽次數:字號:[ ]

        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以後,根據《中共中央關於製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國務院和各地區、各部門正在加緊製定“十三五”規劃。建材工業作為國民經濟的一部分,對“十三五”時期的發展方向、目標、任務、重點和主要政策導向等都要做一個實質性規劃,而且要突出重點。
      前一階段,中國建材工業規劃研究院受工信部委托在組織開展建材工業“十三五”規劃前期重大問題研究時,業內就有一個最基本的判斷,就是隨著我國經濟結構調整和經濟增長進入新常態,固定資產投資和大規模的城市建房增勢趨緩,城市化和工業化進入中後期以後,大部分傳統建材已經進入生命周期高位“拐點”或“平台”期,主要任務就是存量調整,通過節能、降耗、環保、生態保護等措施淘汰落後,走集約化經營之路。與此同時,以滿足現代綠色節能建築和建築部品化、工廠化生產、裝配化施工要求的新型建材,以及以無機非金屬新材料為代表的建材“新興產業”將成為建材產業未來發展和轉型升級的希望所在與重中之重,成為“十三五”及以後國家中長期規劃關注和政策扶持的重點。
      那麽究竟哪些屬於“新型建材”?哪些是建材“新興產業”?2014年4月中國建材聯合會發布的《中國建築材料工業新興產業發展綱要》對建材“新興產業”作了明確定義,並且對我國建材“新興產業”發展指導思想、發展目標、發展重點和主要措施等提出了全麵係統的指導意見。但對於“新型建材”的概念和範圍目前並無完全統一的觀點和認識,有待進一步研究和探討。
      如何理解“新型建材”與建材“新興產業”的關係
      眾所周知,新中國成立後從計劃經濟到改革開放,直至目前,我國建材工業一直是建築材料、非金屬礦和無機非金屬新材料工業的簡稱。建材工業包括建築材料及製品、非金屬礦物材料及製品、其他無機非金屬材料(含人工合成無機材料和以無機非金屬材料為基材的複合材料)共三大類產品。建築材料屬建材工業三大類產品中的一部分。如果廣義理解“新型建材”,它指的是建材工業三大類產品中所有的新型產品,即建材“新興產業”的所有產品。如果狹義理解,“新型建材”僅僅是指用於工程建設的新型材料和製品。筆者更傾向於後一種狹義理解。
      一是廣義理解概念過於寬泛,不利於製定規劃時有針對性地區別對待、分類施策。
      二是廣義建材是計劃經濟體製下為便於部門管理,通過行政手段主觀劃分的行業範圍,三大類產品雖歸屬同一個部門,但並不完全按照統一的產業分類原則劃分。建築材料按產品用途,而非金屬礦和無機非金屬新材料則按原料或產品材質屬性劃分;前者主要用在建築上,而後二類產品用途則非常廣泛;前者與投資和基本建設高度相關,後者則與工農業生產和人民生活息息相關。三大類產品統一劃歸建材行業延續了數十年,形成了一套比較完整的管理體係和產業組織共生關係。目前雖然沒必要再通過行政手段將其重新組合或拆分,但隨著市場經濟的不斷發展,尤其是產業分工越來越細,產業之間不斷滲透融合,以市場和產業鏈為紐帶結合而成的產業組織形式才比較穩固和具有生命力。
      三是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如按產品用途劃分,凡是用於建築(工程建設)上的新材料,包括各類建築物、構築物和道路、橋梁、隧道、地下管網等所有土木工程材料,包括原材料、構配件、部品部件、整體活動房屋,不分原料來源和材質,不管計劃經濟時期歸哪個部門管理,都統一按“新型建材”管理,將充分體現政策的統一性和公平性,有利於衝破舊的體製束縛,促使產業延伸、整合、聚集和創新升級。
      “新型建材”的時代特征和階段性劃分
      “新型建材”是一個相對概念,具有明顯的階段性。以房屋建築為例,黏土空心磚(孔隙率30%以上)在上世紀80年代牆體材料革新剛剛開始時,由於“限黏”、“禁實”,屬國家政策鼓勵的新型牆體材料,但到上世紀90年代末各種利廢牆體材料和輕質牆板發展起來,城市建築全麵“禁黏”之後就成了限製、禁止類的淘汰產品。同樣,當框架結構房屋興起,兼具圍護、保溫、裝飾等多種功能的複合牆板出現之後,功能單一、施工效率低的各種砌體材料就變成了傳統建材,失去了“新型建材”的光環。回顧改革開放以後我國建築材料發展所走過的曆程,“新型建材”大致經曆了三次比較大的變革,目前正處在從第三階段(新型建材3.0)向第四階段(新型建材4.0)的轉變和躍升階段。
      第一階段(新型建材1.0):上世紀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的牆體材料革新階段。主要動因是節能、節地、節約礦產資源。國家通過征收牆改基金和對牆體材料生產企業實行差別稅收等政策,限製黏土實心磚生產和使用。新型建材的概念和範圍非常寬泛,除了黏土實心磚,其它所有牆體材料,包括空心磚、加氣混凝土、各類利廢燒結磚、蒸養磚、蒸壓磚、紙麵石膏板等都屬於新型建材,享受國家政策扶持。
      第二階段(新型建材2.0):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到本世紀的頭幾年。隨著房改政策的實施,房地產業迅速崛起。住房成為不動產之後,一改過去的單一“麵容”,呈現出多姿多彩的形態、形象和室內風格。於是以商品混凝土和石材、塗料、彩板、玻璃幕牆、陶瓷衛浴、家居建材等為代表的各類裝飾裝修材料成為該時期新型建材的主要特征和標誌。
      第三階段(新型建材3.0):本世紀最近十年(“十一五”和“十二五”時期)。主要推行建築節能和綠色建築,於是以節能玻璃、節能門窗、各種高性能保溫材料、防火材料、太陽能和地熱利用等為代表的新型低碳、節能和綠色建材不斷湧現,體現了現代建築與人類和大自然的共生與和諧。
      第四階段(新型建材4.0):未來十年或更長時間,隨著建築業的不斷改革和創新,包括房屋建築在內的各類工程建設從結構體係、施工方式、市場模式等方麵都會發生重大變化,其中以工廠化裝配式建築取代現澆施工技術將成為一種基本方向和趨勢,於是與此相適應的各種工廠化生產的大型多功能複合牆板、樓板、地麵、屋麵,大型箱梁、鋼筒混凝土管道、管廊、隧道等建築部品部件,以及模塊化或整體式房屋、3D打印材料等將成為體現未來建築業發展要求的第四代新型建築材料。
      發展“新型建材”和建材“新興產業”將成為建材業不得不為的選擇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我國經曆了全球史無前例的大規模經濟建設,由於投資、建房和各類城鄉基礎設施建設拉動建材市場需求呈階梯式持續迅猛增長,創造了廣大建材企業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在這樣的黃金階段,大家都一陣風似的生產著標準化、同質化的產品,企業隻要手裏有錢,就可以輕鬆賺錢、擴張,越擴張越有錢,基本不存在主動創新的意願和壓力。但是,隨著我國城市化、工業化進入中後期階段,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以後,大規模、標準化、同質化的傳統建材市場需求已經基本飽和,產能過剩已經不是周期性波動所致,而是產業生命周期的高位“拐點”,期盼再次複蘇和繁榮恐將難以實現。在如此大規模的產業條件下,許多建材企業考慮的將不再是擴張,而是如何在競爭中生存。要生存和發展就必須徹底摒棄過去靠模仿跟風、一哄而上的思路,真正付出成本和代價搞研究,搞開發,一步一個腳印地創新技術、創新產品,靠延伸產業鏈,發展新型建材或建材新興產業,走小規模、多品種、係列化、專業化、差異化經營、精細化管理、做“百年老店”、常態化盈利和發展之路,除此別無選擇。
      “新型建材”發展必須與建築業緊密結合
      建築、建材本來是產業鏈上下遊聯係最密切的兩個產業,建國初期也曾歸同一部門管理,但後來由於國民經濟發展、原材料工業特別是重工業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和作用越來越重要,分工越來越細,建材作為工業部門之一獨立出來,在本世紀初的大部製改革中又被取消合並,業務上劃歸工信部領導。個人認為,過去建材工業因絕大部分產品為標準化、同質化、大批量的基礎原材料,服務麵廣,工業化特征明顯,按工業部門分工和管理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但是隨著市場經濟的不斷發展,產業劃分和市場分工越來越細,特別是處在同一產業鏈的上下遊產業相互延伸、滲透和融合趨勢越來越明顯,建材產品又由原來的以基礎原材料為主轉向以製品和部品部件為主,新型建材市場用戶由分散轉向集中,建材行業和企業在按工業化生產和按工業產品管理的同時,必須更加積極主動地在產品研發設計、質量檢驗標準、應用規程規範等生產應用環節加強與建設部門的密切聯係和合作,形成統一思路、統一標準、統一步調,甚至通過相互滲透融合一體化發展,決不能光顧生產不管應用,生產和應用脫節。特別是目前建設部門提出要改革建築市場,按概、預算招標、發包,按決算清算投資的管理模式,仿照工業、交通、水利、鐵路等工程建設項目推行房屋和市政工程總承包,按合同“一口價”、交鑰匙管理。在此情況下,如果建材製品、部品企業不主動擠進市場參與競爭,勢必會被總包商和分包商邊緣化甚至被建築部門“吃掉”和淘汰。
      (作者係中國建材工業規劃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教授級高工)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